RSS
 
當前位置 : 主頁 > 經濟觀察 >

加快構建數字產業集群 發展新質生產力

時間:2024-01-04 15:13 瀏覽:

黨的二十大報告提出,加快發展數字經濟,促進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,打造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數字產業集群。數字產業集群是從事數字產品制造、提供數字產品服務、開展數字技術應用、通過數字要素驅動的相關機構組成的集群。數字產業集群是數字經濟發展到特定階段的產物,既遵循一般產業集群的發展規律和特點,又有其自身的特征和發展路徑。建設數字產業集群是實現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舉措,加快構建數字產業集群有利于發展新質生產力。

構建數字產業集群的理論和實踐邏輯

從產業集群理論看,建設數字產業集群有利于產業集群理論的豐富和完善。產業集群理論特別強調兩點:形成物理空間聚集,相關資源和主體要在一定區域內有實體存在;錨定特定產業,在一定物理空間內形成特定產業鏈上各類供應商的匯集。數字產業集群一般定義為從事數字產品制造、提供數字產品服務、開展數字技術應用、通過數字要素驅動的相關機構組成的集群。一方面,數字產業集群更強調技術、算法、知識產權等無形要素的集中,對傳統意義上的土地、設備等有形要素的依賴下降。另一方面,數字產業集群具有典型的數字化、智能化、融合性特征,這就決定了其不再拘泥于某個產業、某類產品,而是聚焦某類應用、某類服務,擴大了傳統產業集群對特定產業的限定。

從產業集群實踐看,建設數字產業集群是實現數字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舉措。數字產業集群高度依賴互聯網平臺開展協同設計和制造,通過數字化方式對集群內的資源、實體和活動進行管理,有效提升了集群的效率。例如北京、深圳、杭州等城市,已經形成了以互聯網、電子商務等為核心的數字產業集群,成為數字經濟和科技創新的重要基地。美國的硅谷是世界知名的電子工業和數字產業集中地,印度的加羅爾也被譽為“亞洲的硅谷”,這些地方的經濟活力、科技創新能力都處于世界前列。當前,圍繞數字經濟的國際競爭不斷加劇,數字產業集群能夠帶動區域經濟的快速發展,提高地區的綜合競爭力。

從數字經濟特征看,建設數字產業集群是破解傳統產業“集群病”的有效舉措。一般認為,以制造業為代表的產業集群在發展初期,通常表現出比較強的產業聚集和經濟帶動效應。但隨著市場需求逐漸趨于飽和、同質產業競爭態勢加劇、企業生產經營慣性等因素,制造業產業集群一般都不可避免地陷入市場占有率變小、創新能力變弱、環境污染問題突出等困境,我們稱之為“集群病”。而數字產業集群具有共享資源、協同創新、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等優勢,能夠為集群內外的企業和機構創造產業聯動效應,從而實現創新鏈、產業鏈和價值鏈的深度融合,推動集群內企業向產業高端邁進。

從要素市場發展看,打造數字產業集群有利于發揮數字技術和數據要素的價值。根據加爾布雷思的權力轉移論,人類社會的“最重要的生產要素”在經濟中的重要性是隨著社會形態、社會階段的變化而變化的。當前人類社會進入數字社會階段,最重要的生產要素是技術和數據,誰掌握了這兩種要素,誰在一定程度上就具備了引領經濟社會發展的基本能力。而數字技術、數據要素如果孤立存在是很難發揮價值的,兩者必須走產業之路、與產業結合,才能實現價值化、商業化。數字產業集群可以為數字技術、數據要素的共享和交流提供平臺,為數字技術、數據要素的整合和應用創造條件,有利于這兩種新型生產要素充分釋放價值。

構建數字產業集群要處理好的關系

一是處理好集群的“實體化”與“虛擬化”的關系。產業集群一般表現為區域內基礎設施、生產設施、服務設施的集聚,“實體化”運行的特點比較突出。而數字產業集群主要是通過網絡實現協同研發和生產,某種程度上擺脫了地理空間的束縛,呈現“虛擬化”運行的特征。集群“虛擬化”相比“實體化”有兩個明顯優點:其一,減少產業集聚的成本。實體企業的聚集涉及企業遷入成本的計算,以及企業遷移后對遷出地經濟影響的計算,具有一定的“不經濟性”。相較而言,“虛擬化”集群的這種成本較低。其二,減少產業走向單一化的風險。“虛擬化”產業集群因為數字化所天然具備的融合性、滲透性、流動性等特點,能夠便捷地吸收新知識、新技能,使得集群呈現動態發展、多樣化發展的趨勢,自然也更具活力和競爭力。

二是處理好“數字化集群”與“集群數字化”的關系。一方面,數字產業集群高度依賴數字技術和數據要素的集聚和應用,表現出較強的數字化特質,一般稱之為“數字化集群”。另一方面,隨著數字技術的不斷發展和滲透,傳統產業集群也在向數字化、智能化、協同化方向快速發展,我們將傳統產業集群表現出來的這種數字化特征,稱之為“集群數字化”。“數字化集群”是培育數字產品的重要方式,是推動“數字產業化”的主要途徑。“集群數字化”是推動數字技術廣泛應用、實現傳統產業集群轉型升級的重要方式,是實現“產業數字化”的主要途徑。

三是處理好數字產業發展和數字產業安全的關系。研究表明,很多產業集群難以持久保持競爭優勢,導致集群老化或消亡的原因包括結構性風險、周期性風險、制度性風險和政策性風險等。數字產業集群同樣存在上述風險,而且其面臨的安全風險更具特殊性。其一,數字產業集群高度依賴互聯網、大數據等技術,比如智能駕駛產業集群、智能語音產業集群等,這類集群企業極易受到網絡攻擊和噪音數據干擾,安全風險更高。其二,數字產業集群涉及通信技術、算法技術和高精度制造技術等,這些技術具有高度的標準性、排他性和動態性,往往被全球為數不多的實體機構所掌握,一般的企業集群很難控制這些技術的走向。

數字產業集群的構建路徑

首先,充分發揮技術和數據等要素的競爭優勢。要素包括初級要素和高級要素兩大類,前者包括自然資源、地理位置,后者包括復雜勞動力、科研設施和專門技術等,高級要素對產業競爭優勢具有更重要的作用。對數字產業來說,高級要素包括數字技術、數據要素和人力資本。其一,發揮市場活力與制度優勢,加強對關鍵共性技術的研發創新支持,加快突破數字領域的技術瓶頸。其二,加快推進公共數據資源授權使用基礎制度建設,激活數據要素價值潛力,實現數據要素紅利向產業發展能力的轉化。其三,以引進人才、留住人才的各項制度和政策為基本保障,增強對全球數字化優秀人才的吸引力。

其次,積極推動生產和消費場景的數字化。中國是人口大國和消費大國,構建適度超前的數字化生產和消費場景,有利于數字技術、數字產品的不斷成熟,也有利于數字產業的持續發展。從有利于企業生產的角度看,要以共性場景作為突破點,將數字化轉型場景貫穿產前、產中和產后不同環節及企業內部的組織管理,由點及面將共性需求轉變為系統解決方案和產品。從有利于用戶消費的角度看,要創新消費場景,比如鼓勵發展定制消費、體驗消費和智能消費,加快云零售、云商超等新場景建設,發展“無接觸交易服務”“無人化服務”等服務模式,通過創新消費場景帶動數字技術和數字產業向新應用領域不斷滲透。

第三,重點推動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發展。產業要形成競爭優勢,就不能缺少世界一流的供應商,也不能缺少上下游產業的密切合作。推動數字產業集群發展,還必須從數字產業本身和上下游產業的數字化上發力。在數字產業化方面,圍繞打造戰略競爭優勢,加快推動代表國家戰略方向、創新密度高、市場潛力大的產業集群化發展,如下一代通信技術、生成式人工智能、先進制程集成電路、智能網聯汽車等,增強產業鏈供應鏈競爭力,形成全局帶動效應。在產業數字化方面,積極打造以智慧農業、智能制造、智慧物流、數字金融等為代表的新產品新業態新模式,推動數字技術向傳統產業滲透拓展,逐步引領產業集群向更高質量、更高水平演進。

第四,堅持對內發展龍頭企業和對外擴大開放合作并重。一方面,要積極培育國際標桿數字企業。培育一批具有資源配置力、生態主導力、國際競爭力的龍頭企業和細分領域“專精特新”的企業,加快引導以流量為核心的平臺企業向價值型平臺進化升級。同時,積極構建頭部企業帶動中小企業協同發展的“雁陣式”格局。另一方面,要擴大數字產業對外開放合作。積極開展與國際銜接的技術標準和監管規定的制定,參與全球數字貿易治理變革,推動集群優勢數字產品、數字技術、數字企業“走出去”。

第五,積極為產業集群“數字化”發展創造政策環境。雖然從事產業競爭的是企業,而非政府,但政府能夠為企業經營提供所需要的資源,為產業發展創造好的市場環境。其一,制定產業集群數字化轉型路線圖,引導集群內的各類企業和機構有序開展數字化轉型工作。其二,加大對中小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支持,推動園區平臺、產業服務平臺和工業互聯網平臺等對中小企業延展服務邊界,為中小企業創新發展賦智賦能。其三,加強數字產業集群基礎設施建設,為產業集群數字化轉型提供基本支撐。此外,還要持續優化數字經濟營商環境,以公平的市場競爭保障集群內企業健康發展。

(作者系中央黨校(國家行政學院)信息技術部辦公室主任、高級工程師)

 
国产精品日本一区二区不卡视频|国产成人av免费在线观看|亚洲中文字幕无码一区在线|天天做天天爱夜夜爽毛片毛片